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爱的教谕】(13)(完)【作者:1smore
爱的教谕】(13)(完)【作者:1smore
 字数:39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三)(完结篇)
 
  开下交流道后,佳蓉又回到了这个县市,但是这次开的是新买的进口车。 
  选举的宣传旗帜,插满了每条道路,大大小小的广告墙也挂着候选人的拜票 看板。
 
  「一人当选,两人服务,恳请继续牵成,支持●●号、●●号吴富美!」 
  新车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对向驶来候选人的宣传车广播声,还是听得很清 楚。
 
  (嗯哼。)
 
  漆成粉红色的宣传车上,印着吴富美与林建宏的照片。自从当选上一届县议 员后,吴富美就踏入了政坛,林建宏也因此成了吴富美的服务处主任。
 
  担任议长的父亲被收押的时候,吴富美在媒体前声泪俱下,哭喊着「我们家 是清清白白的茶业世家,我爸绝对不可能做出不法的事情来!这都是有心人士的 操弄!」佳蓉想起了那一幕,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蛇鼠一窝,还真敢说!)
 
  在卸任的当天,吴议长就以涉及●●中学工程弊案的嫌疑,有逃亡串证之可 能,以及其他藉着特权与关说、处於灰色地带的各种可能违法行为,遭到收押, 吴家也遭到搜查、掀了一番,非常难堪。虽然建设公司、砂石场等旗下企业不是 自己经营,只是挂着名誉董事长的位子,但是实际的负责人、自己底下的子弟兵, 其中不少人并不老实认罪,执法单位只好擒贼先擒王,来逼迫这些小弟,希望可 以早日结案。
 
  这个举动在地方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连带影响了地方势力的版图。许多涉案 人终於愿意认罪,来换取吴议长在查无具体事证的表面说词掩护下重获自由,但 是整个吴家班的元气大伤,影响力大不如前。过去对吴家无处不巴结奉承的地方 人士如墙头草,一见苗头不对,一个接着一个疏远了吴家。若不是吴富美打着 「传承吴家精神,服务在地乡亲」名号出来竞选,维持住一个县议员席次,在政 界恐怕会全无人脉支持。
 
  佳蓉来到了这个球场,出面接待的是分公司刚来不久的一个小妹,青涩、热 血却又有点莽撞的样子,活像自己当年刚入行时的模样。
 
  「陈总好!」
 
  「嗯,好,快带我去换装吧。」
 
  「好!请往这边来!」
 
  换好了特别订制、上面绣有公司商标的球衣后,佳蓉准备要上场开球。
 
  乘着教科书开放政策的良机,佳蓉让这家出版社跃升为市场上数一数二的大 公司,自己也熬出头、爬上了总经理的位子,卖掉以前买的房子,举家搬到台北 去。现在公司已经朝着补教事业发展,还在佳蓉强力斡旋之下赞助了这次中学棒 球联赛,一方面赞助棒球运动,另一方面当然是为公司打响更多知名度,全垒打 墙上偌大的广告,透过电视转播,想必又会让不少人知道这家出版社。
 
  「大家好!现在我们有请这次大力支持中学棒球联赛的●●出版社陈佳蓉总 经理来为我们开球!」
 
  这场县总决赛的观众席被比赛双方加油团、啦啦队分成两边,分别由●●中 学训导主任洪茜茜、新成立没几年的○○完全中学教务主任吴佩琪带领。两人礼 貌性地握手之后,就分别坐镇在学生当中,要为自己学校的球员们加油。
 
  今天的天气非常燠热,使得●●中学的学生们的加油声显得有气无力,但是 ○○完全中学却在吴佩琪开朗的笑容带动下发出了宏亮的声音。
 
  「来!同学!跟我喊!○○中学!强棒出击!」
 
  「○○中学!强棒出击!!!」
 
  「○○中学!打击出去!」
 
  「○○中学!打击出去!!!」
 
  「很好!我们一起帮球队加油喔!」
 
  洪茜茜不想被吴佩琪比下去,要求学生们打起精神,但是却起不了多大效果。 学生敷衍地大喊了几声后,又回到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
 
  佳蓉登上了投手丘,捕手眼见是个女人,以为又是个花拳绣腿,并没有很认 真地看待。以非常标准的姿势投出了一记97公里的直球,球进到手套里发出了 紮实的声音,佳蓉的棒球底子让漫不经心的捕手吓出一身冷汗,打击手仪式性地 随便挥了棒后,也忍不住好奇撇过头去、查看刚刚这球的进垒位置。
 
  「哗!!!好球!我们谢谢陈佳蓉总经理!」
 
  对着场上的群众挥手、鞠躬致意后,回到休息室,佳蓉准备换回衣服,却发 现置物柜里的个人物品被弄得一团乱。
 
  「小妹,你有看到谁来动过我东西?」
 
  「陈总!没有啊!」
 
  「那怎么会这样?」
 
  「啊!我不知道,我中间才离开几分钟而已。」
 
  「你是怎么做事情的!?连顾个东西都做不好?」
 
  「啊!陈总!对不起!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吗?」
 
  「不见?真不见的话你又要怎么负责?」
 
  佳蓉开始清点带来的东西,折好的衣服除了被翻皱了,都还在,总公司下午 开会的重要文件、钱包里的现金、提款卡、信用卡等,也都还在。在包包暗袋里 搜到一团热热的东西,把佳蓉吓了一跳,提心吊胆地瞧了瞧,最后像是放下了心 头大石似地拿了出来。
 
  (是你吧?)
 
  「没事了!东西都在。喂!来吃一个。」
 
  佳蓉手上拿着纸袋装着的车轮饼,递给了小妹。已经被吓哭的小妹站在一旁, 非常担心自己闯下了大祸。
 
  (学姐,你回来了。)
 
  包包上面的徽章,是唯一不见的东西。佳蓉一边吃着车轮饼,一边望着包包 留下的那个钉孔。
 
  (好吧!说好的,你拿回去吧!)
 
  「你哭什么啦?跟你说没事了啊!」
 
  「陈总!对不起!」
 
  「你这傻妞!我说没事了!听到了没有?」
 
  佳蓉继续赶着跑下一个行程,先到街上那家小吃部买了一堆小菜,再开车来 到这间安养院。
 
  「呦!老盛!你乾女儿又来啦?」
 
  「哇!老盛可好的,都有这么漂亮的乾女儿来探望!」
 
  「江伯伯!曹姐!你们好啊!」
 
  盛宣民被护士推着轮椅出来会客。当年的脑内枪伤虽然大难不死,却影响了 平衡与记忆,逃过了司法的追诉,但是曾经叱吒一时的盛宣民,如今看起来只是 个淒凉的老人。
 
  「你……是……哪位?」
 
  「乾爹!我是佳蓉啊!你的乾女儿佳蓉啊!」
 
  事实上「乾女儿」只是佳蓉自称,自从辗转得知盛宣民在这里后,佳蓉便会 找时间来看他,即使从前往事说来并不光采,但是再怎么样,盛宣民对自己仍算 是有提携的恩情,如今这模样让佳蓉见了很不忍心,由於一时想不到怎么对院方 说明自己的身份,便随口说是「乾女儿」。
 
  倒下后的盛宣民没了人际往来,妻子至今也仍然行踪成谜,大家都恨不得躲 他躲得远远地,只剩佳蓉会来探望他。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便有来源无法追查的 款项汇到这间安养院,指定为盛宣民的入住费用与零用金,使得盛宣民还能维持 一定程度的生活品质。院方也曾怀疑而向佳蓉求证,但是这笔金钱的来源并不是 佳蓉。
 
  「佳……蓉?」
 
  「对啊!乾爹!来!吃东西!帮你买好了喔!」
 
  「侯家、侯家。」
 
  「对!好吃!好呷!真好呷!」
 
  「侯家。」
 
  之前带食物来给盛宣民,他吃没几口就停住筷子了,直到佳蓉从这家小吃部 买了这些综合了外省与本省风味的小菜,才让盛宣民大快朵颐,差点连汤汁都舔 得一滴不剩。
 
  「侯家。」
 
  「好呷喔!下次再帮你带喔!」
 
  盛宣民本能地伸出手抚摸佳蓉穿着黑色丝袜的漂亮大腿,佳蓉也不以为意, 笑盈盈地看着盛宣民。其他老人看到了此情此景,直羨慕着老盛。
 
  安养院的视野很宽阔,海拔较高,加上有绿荫的关系,使得夏日气温比平地 凉爽许多。佳蓉望着远方海平面与海上的云朵发呆,直到听见鼾声,才发现盛宣 民已经睡着了。
 
                ***
 
  刚刚那位女客人每次来,都会把店里的招牌菜每样点过一次,大鹏因此忙得 不可开交。
 
  国中毕业后,大鹏就跟着侯伯伯学手艺,并没有继续升学,淑怡起初不愿意 自己孩子也因为低学历被社会鄙视,但是后来想想,一技在身,还是做吃的,也 不是坏事,便放手让大鹏去适性发展。侯伯伯非常严格,口味只要有点偏差,便 毫不留情地教训大鹏。每天清晨、天还未亮,就要上市场採买,还要注意厨房那 锅老卤汁的浓淡风味变化,适时补上调味的素材,完全马虎不得。即使是这样操 劳,但是大鹏从来没有喊过一声苦。
 
  侯宇昊后来读了高工汽修科,在镇上开起一间机车行,娶了老婆、成家立业。 侯伯伯直到大鹏当完兵、退伍回来,觉得这孩子是个男子汉了,才放心把这家小 吃部交给大鹏。家远叔叔帮忙出了一部分的资金,让大鹏顶下这间店。
 
  店里挂着新锐画家徐添财的几幅画作,风格看似不搭,却引来了不少人潮。 收藏家对於徐添财如此随意对待这些在拍卖市场上价值不菲的作品,都吓傻了眼。 也曾经有雅贼来探路,但是见到人高马大、手里还拿着一把大菜刀的大鹏,就打 了退堂鼓。
 
  「来喔!请坐喔!吃饭吃麵水饺馄饨都有喔!」
 
  大鹏低头专心煮麵,眼角余光见到摊前有人,只得先用习惯的招呼语揽客。 
  「大鹏?」
 
  惠君结束了●●中学的代课老师甄试,飢肠辘辘时,走着走着就回到了这里。 重回多年前实习的这所学校,还有一些老师还记得她,但是熟悉的校舍几乎都在 几年前那场大地震中全毁,只剩那栋当年落成的新建大楼她还认得,其他建筑都 是新盖过的,校园已经换了个她陌生的模样。
 
  虽然国家开了师资培育的大门,事实上随着少子化的人口趋势发展,教师数 量是供过於求,像惠君这样逐代课机会而居的流浪教师并不少。父母并不在意这 种一窝蜂的后果,学医的哥哥能否顺利出来开业,才是两老目前最关心的。於是 惠君渐渐认为这种游牧式的生活反而不错,让自己可以顺理成章远离那个家。要 是没有代课机会,就去接家教,再不然就是打零工,只要生活不至於匮乏就好。 
  「惠君老师?」
 
  大鹏见到久违的惠君,顶着一头连妈妈淑怡现在都不会想做的老式卷发发型, 穿着老气的洋装,拉着那个没换过的行李箱,好像穿越时空一样来到自己面前。 
  「来!老师!快进来坐!」
 
  那个午后,两人把过往都聊了一遍,惠君配着冰凉的啤酒,吃着一道又一道 怀念的侯家口味料理,很开心知道当年那些学生们大多都有好的发展,那个自己 曾经最费心的大鹏如今也独当一面了。
 
  不管甄试的结果如何,惠君已经决定停下流浪的脚步,在这个小镇留驻。只 是还没想过会待多久。
 
  那夜,狂喜的惠君骑在大鹏精壮的身上,双乳被他不停抓揉,在他脖子上留 下了忘情的抓痕。
 
             (爱的教谕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