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回忆经历过的男人】(12)作者:伊伊秋
【回忆经历过的男人】(12)作者:伊伊秋
字数:4033


               第十二章

  巨大的刺激使我的神志加速清醒过来,可是身体依然无力。三个男人一边淫笑着一边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几只大手迅速的占领了了我身体的几乎所有敏感部位,我的乳房,小腹,大腿,经理更是伏在我身下把我的裙子拉到了腰上,露出了已经被淫水浸透的内裤。老李和徐浩此时也七手八脚的解开了我的衬衣和文胸,文胸被拉下的一刻,我的乳房跳了出来,很快便被他们占领了。

  经理的大手按压着我的阴蒂,还一边说:「欣欣啊,你是和你的小情人说这里痒吗,是这里吗,嗯,你的下面好美啊,现在还痒吗?徐浩把她手机聊天记录拍下来,把现在欣欣的表情也拍下来,明天让她自己看看」我被刺激的只能扭来扭曲,却丝毫的反抗都做不了,徐浩拿着手机对着我一阵乱拍,急的我泪水更多了,一个劲的往外涌,同时肉体被唤起的欲望也在慢慢侵蚀着我已所剩不多的自尊。

  「来,这也拍几张」说着,经理扒下了我的内裤,把我的一条腿弯曲从内裤一边掏出来,露出了我下面的私处,然后拿着线拉出了跳蛋,递给老李,老李淫笑着拿过来特意在我眼前晃了几下:「瞧瞧你流了多少水,是不是想坏了」然后按在了我的乳头上。

  我顾不得老李了,因为此时经理已经熟练地带上了一个避孕套,并把龟头顶在了我的阴道口。我努力的抬头看着他淫邪的面孔,嘴里说不出话,只能用力地摇头,可是他哪管那些,更似乎我越是痛苦,他越是兴奋。经理用大手反按在我的腹部,大拇指按压着我的阴蒂,下面的东西却在一点点的往里滑。

  我感到自己的阴道被一寸寸的侵蚀,这种感觉让我竟然要高潮了,好在经理插到底后停止了揉弄,腾出手拉起了我的双腿。「瞧瞧我们部门的大美女的美腿多勾人」说着经理脱下了我一支高跟鞋,抚摸着我的脚,一边亲吻我的大腿,一边开始抽动起来。

  在药物的刺激下,我的一切感官都被控制的敏感了数倍,很小的刺激都让我异常兴奋,更何况是最敏感的下体被直接插入。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快感瞬间涌遍全身,加上老王一个劲的浑身乱摸,我很快达到了高潮,而且是从未有过的如此激烈的高潮。

  我浑身抽搐起来,本来闷在嗓子里的叫喊竟然也本能的发出了声音,几个男人看的兴奋异常,尤其是经理,直接毫无章法的在我的体内乱撞起来,还叫喊着:「啊,舒服,啊,你别用你的小逼吸哥哥的大鸡吧了,啊,真舒服,吸得太舒服了哥哥给你,哥哥给你还不行吗」经理直接把我的腿抗在了肩膀,大力的每下都到底,在我身体的剧烈抽搐中射了出来。

  「徐浩,快点,别让咱们的美人歇着」经理射了之后,接过了徐浩一直拿着拍摄的手机,徐浩麻利的带上套套,翻身压住了我。我只感到似乎只有瞬间的宁静,一支更大更粗的阴茎便又插入了我的身体。我的高潮还没有过去,更大的刺激便又开始了。似乎他们都知道还有的是时间玩弄我,徐浩也是一上来便全力冲刺,丝毫不追求质量,似乎只是单纯的为了草我,为了折磨我,看我被他们干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徐浩的每一次抽插都伴随着我强烈的抽搐,过了几分钟,我的身体都抽搐的没有了力气,我感到似乎飘在半空一般,身体的本能似乎都没有力量去回应这巨大的快感了。可是徐浩年轻健壮的身体还在继续,我的嘴也被经理的阴茎占据了,我曾试图用仅有的力气去反抗,可是经理用把我的照片发给我老公威胁我之后,我也放弃了抵抗,像一个不会动的玩偶一样任他们玩弄。

  老李插进来的时候我似乎都没有意识了。不是药物让我昏厥,而是一波接着一波没有停歇过的快感折磨的我近乎昏厥。接着不知道是谁又进来了,我只记得还被翻过身在后面插,还被抱着坐了起来插……不知过了多久,不知道他们做了几次,我终于不知道是睡去还是昏死过去了……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疼欲裂。我的意识慢慢的复苏,我睁开眼,窗帘还拉着,我不知道这是早晨还是下午了。下体热辣辣的感觉传来,我猛地想起了昨天的一幕幕淫靡的画面,仿佛三个男人在我身上肆意发泄的情景就在眼前。

  「一定是老李!」我的大脑也恢复了思维「一定是老李把以前和我的事跟他们说了,他们才会这样对我。」我一面回想着,一面后悔,本来还以为老李会保守秘密的,其实没准他早就把我的淫事耀武扬威般的和别人说了,只是没想到,他们俩也这么大胆子,竟然合伙轮奸我,我也是傻的可以了,还以为别人不知道……

  还在后悔着,门锁一响,经理走了进来,看来他是带着我的房卡出去的。我眼里含着泪盯着他,他却只是笑着走过来,坐到了床边。「滚!我要告你们!」我有点歇斯底里的喊起来。「告?告什么?告我们三个轮奸你吗?哈哈,你不怕别人知道你就告吧!别忘了,我们可是给你拍照录像的,动动手指,你老公和你认识的人立刻就能看到」

  我一听就呆了,原来他们是如此的套路,不是不顾后果,而是早就想好了退路。

  经理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你那个小情人的qq,他总不是我们强迫你做的吧,聊天记录我也存着了,如果给你老公,你说他会相信你是被我们强迫的吗?」想到自己和小何那些淫荡的话,想到老公如果知道后的神情,我一下子傻了,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这个讨厌的男人了,我想上去打他、咬他,但似乎却只能服从。我感觉进退两难,一拉被子,「哇」的大哭起来。

  经理显然是对付女人的老手了,从容地等我哭了一会,像个和善的老大哥一样安慰我,还拿了手纸给我擦眼泪,许诺我绝对不会亏待我什么的,要给我升职加薪。看着他伪善的面孔,虽然讨厌,但是我也明白了,闹下去也没有好处,似乎只能忍耐了,既然只能这样了,也没必要像个烈女似的把自己身子换来的好处也拒绝吧。

  经理一边给我讲他在公司能给我多大的好处,一边假装不经意的把手伸进被子乱摸,我假装生气的掐了他手一把,「那老李呢?如果我是你的女人你就得给我出气,我讨厌老李,想他死怎么办?」经理显然是风月高手,见我言语上的意思是想通了,哈哈大笑起来:「我的乖乖,死那是气话,只要你乐意,过不了多久咱就把他整走,不过得等等,不能太明显不是?」我心想真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多少女人被他玩弄过却又无可奈何,我早晚让你在我身上吃亏。
  「哎呀你别摸了,昨天还没摸够?」我强颜欢笑的和他厮打起来,被子跑到了一边。

  「没够啊,和宝贝你永远够不了」他一边在我身上摸索着一边说:「徐浩昨天的药下的太重了,你一动不动的不过瘾」

  「那你怎么才觉得过瘾?」「玩女人嘛,最主要的是反馈,明白吗,反馈,做爱的时候那种淫荡的表情、淫荡的声音、淫荡的话才是重点,昨天应该直接强奸你的」说着他的手在我的乳头上一用力,我疼得一个激灵,他却哇哇大笑起来。
  见他淫心又起,我提出要求洗洗,然后下床去了洗手间,还「命令」他给前台要了吃的东西,只有这个时候男人才是最听话的,无论你有多怕他忌惮他,这时候他都是你的奴隶,也许女人除了哭泣,也该好和利用自己的身体,才不会做傻女人。

  洗完澡出来,吃的已经送到了,我吃东西的时候他也钻进了厕所,几分钟的功夫他冲了个凉便光着身子走了出来。「还没吃完呢,别吃了,给你吃更好的东西」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也配合的问道:「什么好吃的啊?」

  「香肠鸡蛋啊」说着他走到我身边,他的阳具与坐姿的我头部正好差不多高,揽过我的头便往我嘴里送。我知道事已至此,我也只能让他高兴才能守住秘密,与其每次哭哭闹闹,不如服服帖帖的才不会吃更大的亏。

  我放下筷子,拿着他的阳物温柔的含在了嘴里。我感到在我嘴中的阳物在迅速的变大变硬,他把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发根来回的梳理着,另一只手扯开了我围在身上的浴巾,然后在我的乳房上乱摸。「真舒服啊宝贝,你上面的小嘴和你下面的小嘴一样舒服啊,可惜昨天没让我享受到,让我又多等了十几个小时」「说的就跟你昨天什么都没做似的」我腾出嘴,驳了他一句。

  「那怎么一样啊,我要操的是有意识的你才过瘾啊,就像现在,我今天要你全程为我服务,看活生生的你被操的反应」

  「嗯,今天换我操你,行了吧」我握住他的阴茎,来回撸动了几下,上面已经满是我的唾液和他分泌出来的东西了,他舒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我用嘴唇尽量裹着牙齿,小鸡啄米一样用嘴给他套弄起来。

  这种类似于性交的刺激使他额外的舒服,已经哼哼着呻吟起来,两手也都扶着我的头伴随着我的频率来来回回。

  没有几十下我感觉嘴就酸了,而且嗓子了有些恶心,想停下,但是经理扶着我的头的频率却越来越快幅度也来越大,恶作剧般的连续几次都几乎顶到了我的喉咙。我拼命地推开他一阵干呕,淫液和口水已经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他见我呕的厉害,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待我稍微好些了,他拉我起来,坐到了我做的沙发椅上,然后拉我跪到了他的腿两边。我伏在他的身上,他搂着我来回吸允我的两个乳房,已经挺起的下体正好来回曾弄到我的阴户。

  虽然讨厌眼前的男人,但是这样的撩拨,任何一个女性的身体此时都肯定会被唤醒。我感觉下体的肿痛已经被欲望掩盖,那种想被插入的感觉越来越大,好在经理也已经迫不及待,扶着他的阴茎对准我的阴道口插了进来。我也不知是惧于他的淫威还是已经想要到不管眼前的男人是谁了,配合的慢慢坐到了底,然后开始上下摇动起来。

  说实话经理的阳具并不是很大,我每次做到底都会左右扭动几下,似乎那种快感不足以冲击到我的底线,他见我已经进入了状态,双手握住我的乳房开始享受起来。

  说实话经理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很厉害,但是我也尽量的表现出了性感与媚态,讨好般的不住的呻吟。

  经理开始把手枕在脑后,一边享受着下体的快感,一面享受眼前的我主动的来回上下的晃动,极其骚媚的表情。

  我感觉越来越亢奋,每一次深入都感觉被刺激的瘫软,但又不得不集中力量再一次的抬起身子,准备承受下一次的深入,一次又一次……「你说这算是我操你还是你操我?」

  经理淫笑着说,我没理他,依旧动着「说我操你吧,我没动,一直是你在动。说你操我吧,被插的是你,被插得受不了没力气的也是你,哈哈哈,爽吗,我的小骚母狗」说着他伸出一只手,挤进了我们身体贴合最紧密的部位,大拇指按在了我的阴蒂上。

  「啊,啊,爽,太爽了」我不知是被动的回答,还是早已压抑很久的呼喊,阴道和阴蒂的同时刺激使我和他同时达到了高潮。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