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按摩師的母愛1-20
按摩師的母愛1-20

按摩師的母愛1-20

1)



我自小和母親相便依爲命,父親在我十歲的時候病逝,把家里的重擔一一交

托給了母親。母親一向身體虛弱,除了每天早上要工作之外,晚上回家還要一邊

做家務,一邊教我做功課,那時候我覺得母親很偉大!



轉眼間過了五年,母親因爲過於勞累,不支病倒了,她這一病,把多年的內

疾都全擠了出來,經過長期的醫療,終於把命給撿了回來,但她已失去了工作能

力。隨後付了一筆龐大的醫藥費用之後,家里的經濟也出了問題,所有親戚見了

都退避三舍。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句話一點也沒說錯,爺爺的去世,大伯把我們

的住所變賣,眼看即將無處樓身的時候,幸好我母親多年好友祥嫂收留了我們。



祥嫂是一名寡婦,被丈夫抛棄了,在無子無女的情況下,抛出身子當了按摩

女。以前這是一份不受人尊敬的行業,她把得來的血汗錢用來照顧我母子兩人身

上,我和母親還一直都不知道!



我也在那年辍學了,結束我的童年生涯,開始邁向人生的第一步。十五歲的

我,想找尋一份工作可不容易!那時我思想未成熟,在金錢物質的引誘下,最後

踏進了黑社會。我的工作是欺騙無知少女,讓她成爲我們的搖錢樹,就這樣過了

三年,我得到的回報是金錢,付出的只是精子。



十八歲的我長得俊俏,不需要再去學校騙無知少女,被社團安排到一間按摩

院做男妓,主要的客戶是女性和闊太之類。當我第一天踏入按摩院的時刻,內心

充滿希望,我知道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機會,而且能?讓我滿足一切,包括物質

上的享受,所有的金錢丶名車丶大屋,都在等著我,因此也下了決心,一定要全

力以赴!



我第一天上課,見導師已在房中等候,急忙上前請安。當導師回過頭的一刹

那,我似乎要掉頭就跑,原來教我按摩的導師,竟然是我們的恩人- 祥嫂!



她見了我之後,也嚇了一跳!最後還是她打破悶局說:「小忠,你不會是進

錯房間了吧?」



我說:「我…是…來…上…課。」我害怕地說。



她說:「我是來教課的,只有一個學生,那該沒錯了!」



我說:「我應該稱呼妳什麽呢?是老師呢?還是祥嫂?」



她說:「我不想教你也不願教你,但工作上又不能不教,所以你還是叫我祥

嫂吧!日後別向人提起我是你老師,免得妳母親罵我!」



我說:「是的,一切聽從妳的吩咐。」



她說:「你母親知道你做這份工作嗎?」



我說:「她可不知道,希望妳別告訴她!」



她說:「我當然不會講,難道想把她氣死嗎?你怎麽會做這份職業的?」



我說:「祥嫂,我三年前進入社團後,今天才開始有機會邁前一步,我想妳

和母親會有好的日子過,所以才…不過我一有了錢之後,必定重新做人!希望妳

能諒解我。」



祥嫂:「你知道這課程要上幾天嗎?會有信心學好嗎?」



我說:「爲了可以早日上岸,我一定會努力學習!」



祥嫂:「我除了會教你一些按摩技術之外,還會教你如何把握女性的敏感之

處,其它的我猜想你也會了吧?」



我說:「其它什麽呢?」



祥嫂:「其它的是…如何令女性感到需要做愛和滿足……」她臉上羞紅著說。



(2)



我聽了之後,下面不停地充血,視線也轉移到祥嫂的胸脯上,發現原來

祥嫂有一對豪乳,三十五歲風韻猶存,爲何我一直沒發覺呢?哎呀!我怎能對祥

嫂有如此邪念?馬上用意志力讓心里欲火平熄。



祥嫂說:「我會盡量教你,你有什麽不明白要盡管問。旁邊有筆和紙,你可

以抄下,日後做練習,你能學到多少,那可要看你的天份了!」



我說:「知道了,我會努力學習的!」



祥嫂:「那你把衣服脫了,躺在床上吧!」



我開始緊張的問:「真的要脫衣服嗎?」



祥嫂:「你不脫衣服,我怎教你啊?快點吧!」



於是我把衣服脫了問:「那褲子也要脫嗎?」



祥嫂:「是啊!」



我也只好把褲給脫了,爬上床後,等待著祥嫂。



祥嫂走了過來,爬上床騎上我背後,把油倒在我身上,在我背部開始按摩。



她一邊按也一邊講解,告訴我用一根手指丶兩根手指丶三根手指丶五根手指

按的分別,如何用陰力去按,又如何用手掌推動,我這才明白原來按摩有那麽多

的學問!



她一直從我背部按到我的臀部時說:「小忠,把內褲也脫了!」



我臉上一羞,心想那我的醜態不是原形畢露了嗎?於是我爬了下床,把內褲

脫了,接著用閃電式的動作跳上了床,用身體遮住我那已挺起的。



接著祥嫂用手按在我的臀部上,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她再用手指按我的大

腿內側,手指還朝向我的肛門推動,突然她用手指頂住我的屁眼,我真想叫了出

來,我未曾試過如此的刺激。跟著祥嫂又用手指輕輕在我陰囊上一抓,我忍不住

地「啊」了一聲,她說:「剛才我所做的,你都記得了?」



我說:「我記得了,但我接觸的都是女性啊!她可沒那個給我抓……」



她笑了一笑說:「她沒東西給你抓,你就用掃的啊!」她說著又用手指在我

肛門上掃了幾下,我終於明白了!



突然她說:「反過來吧!該前面了。」



我嚇了一跳,心想:「不好吧?剛才被她那一弄,我的意志力全沒了,還差

點把精液給噴了出來,妳現在這時候叫我轉身,可真難爲我了!」可是我又沒辦

法不轉身,於是閉上眼睛把身體轉了過去。



祥嫂說:「小忠,你那里可不小啊!相信日後必定有不少女朋友~~!」



我張開眼睛說:「祥嫂…不好意思…我一時控制不住……」



祥嫂:「沒關系!小忠,我看著你長大,你母親又是我的好朋友,既然你已

做了這份職業,我只好盡量教你,希望你日後能孝順母親吧!」



我說:「祥嫂,我一定會,而且我還會孝順妳呢!」



祥嫂:「小忠我知你乖,我無子無女,平時當你是我的兒子,你知道嗎?」



我說:「我知道祥嫂一向疼我,我也希望日後可以報答妳!」



祥嫂:「我知道你乖啦!」接著繼續爲我講解:「前面的大腿內側,你千萬

不可大力按,要像我這般的運用陰力……」



我被祥嫂按得血管馬上充血,而也開始滾燙,青筋布滿整條陽具,口里

直「嗯…嗯……」的輕叫起來。她的手也開始按到我的丹田之位,陽具一柱擎天

的挺著,我想叫祥嫂摸一摸它,可是又不敢說出口,臀部開始扭動著,多麽希望

可以將陽具觸到她的手,視線也投向祥嫂的雙乳上,以眼神向她說:「我想妳摸

啊!」



# 2



?> 3)



祥嫂:「小忠,你是不是很難受?」



我說:「是…的!我……」



祥嫂:「你的工作目的就是要讓對方達到這種感覺,一旦她動情,才會重視

你。」



我說:「謝謝妳!今天的課程是否已經結束?」



祥嫂:「今天的課程基本上是上完了…你想結束嗎?」



我說:「我…我不想…結束…但……」



祥嫂:「但很難受,是嗎?」



我說:「是…的…祥嫂…我…想……」



祥嫂她把手往我的陽具一摸說:「是不是想這樣?」



我臉上一羞,真不知怎樣回答她才適當,只能閉著眼猛點著頭。



祥嫂:「我見你難受,就幫一幫你吧!你把眼睛閉上。」跟著她用五根手指

在我龜頭上不停地轉,那種又癢又酸的感覺,是我從來未曾試過的;接著她開始

輕輕套動,另一只手輕抓我的睾丸。



祥嫂:「想不到你的持久力也不錯,而且龜頭又大,陽具又長又粗!日後定

能賺很多錢,希望你沒入錯行吧!」她的視線一直沒離開過我的陽具,我的視線

也投在她的乳房上。



她發覺後說:「我不是叫你把眼睛閉上嗎?」



我說:「剛才我真的閉上了,但閉上好辛苦…好難受!」



我開始握緊拳頭,想提起又放下了,但我的視線一直望著她的豪乳。



祥嫂發覺了,問說:「你是不是很想…摸我的…乳房?」



我羞著問:「祥嫂,可以…嗎?」



只見祥嫂點點頭,把頭轉向另一邊,我也急不及待地摸了過去,當我手摸在

她乳房上,心想:好大啊!馬上用手指去抓弄。我用她教的陰力去抓,兩只手指

輕輕夾住乳頭,手掌開始搓揉著,祥嫂握著我陽具的手也開始加速套動,我怕會

忍不住給射了出來,馬上吸了一口氣進入丹田,幸而還來得急,終給忍了下來!



我繼續在祥嫂的衣服外面撫摸著,偷偷的解開她一粒鈕扣,被我手指夾住的

乳頭開始挺硬了,只可惜有乳罩擋住,我只有用陰力抓。我突然大力地一抓,她

「啊……」了一聲叫了出來,我見她臉可紅著呢!



我問祥嫂:「祥嫂,我想…摸進去可以嗎?」



她點了頭一下說:「你可別告訴你母親,知道嗎?摸進去吧!」隨即把鈕扣

解了三粒,那白色的乳罩馬上現在我眼前!



我喜出望外,直道:「我當然不會講啦!請祥嫂放心……」於是把手摸了進

去,馬上摸到乳罩,手指觸到乳房上的嫩肉,心里立即緊張起來。



我用手指去探索那硬起的乳頭,可惜被那乳罩擋住,於是想推開乳罩,只見

祥嫂雙手伸向背後,胸口一挺的把乳罩鈕扣解開了,我見了大喜,如今我可以實

實在在的把一對大乳抓在手上了!當我手指一夾上乳頭時,她「嗯」了一聲,這

刺激的一聲,終於把我體內多馀的東西給清了出來,她馬上走開,拿來紙巾幫我

清理。



當一切恢複平靜後,我很慚愧地說:「祥嫂,對不起!」



祥嫂:「小忠,沒關系,就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你今天回去,好好記著那

按摩的步驟,明天你要示范給我看。還有,你的手指是你日後的飯碗,可別弄傷

了,知道嗎?」



我問:「那明天我會跟誰按摩給妳看呢?」



祥嫂:「是另有其人,但你的是誰…我…不知道。」



我心想:「會是誰呢?又會不會是祥嫂呢?」但我多麽的渴望會是她!現在

我只能說:「祥嫂,謝謝妳!」



(4)



在按摩院和祥嫂分手後,便和朋友到卡拉OK玩到深夜才回家,我故意這麽

晚才回去,是免得碰見祥嫂會不好意思。回到家後她們已經睡了,我覺得有點失

落感,是不是見不到祥嫂呢?還是什麽原因,我也不知道!



進入房間里匆匆拿了睡衣,便到浴室準備洗澡,竟然讓我看到祥嫂的乳罩放

在籃子里,我拿起來湊近鼻子一嗅,我的天啊!爲什麽要作弄我呢?今天我已失

去理智,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了,已經盡量去躲避,但爲何還要讓我碰上這個乳罩

呢?我這時候想要的是理智清醒。



手拿住乳罩,而我的眼睛已在尋找著內褲,最後被我發現了兩條內褲:一條

應該是我母親的,她永遠都是穿那些舊款式;另外一條半透明通花,一定是祥嫂

的!



拿到鼻子上一嗅,啊!我真喜歡那股味道!心里雖然有點歉意,但已出

賣了我,不由自主地在胯下挺得老高,如果我不去滿足它,那我今晚肯定沒法入

睡,我再一次回憶起中午的情景,最後終於用精子結束了這一次的沖動。



回到房里,打開抽屜準備寫日記的時候,發現我的避孕套盒子放了在上面,

一向我怕母親會看到,所以藏在最下層,趕忙打開一看,果然少了一個,我只用

過一個,那一個去了哪里呢?我馬上跑去拉圾桶一看,果然在里面,會是誰拿來

用呢?祥嫂從來沒有男朋友,母親更加不可能,會是誰呢?想來想去都摸不著頭

緒,最後只好把這個問題帶進了我的夢鄉。



第二天一早我起身上班去了,因爲怕見到祥嫂,早餐也不吃就出門了。回到

公司,我卻是渴望能見到她,這感覺很奇怪,難道公司里充滿了淫氣?我走進昨

天那個房間,腦海里浮現的全是昨天的畫面,我害怕今天的對手會是她,但又希

望會是她,心里充滿了矛盾,也充滿了性欲!



這是我第二次步進這個房間,我心跳加速,兩只手都是冷冰冰的,我需要做

一次深呼吸才有力氣推開那扉門。終於我走了進去,也見到了我既渴望又怕見到

的人,是她——祥嫂!我不知該用什麽開場白好,最後才鼓起勇氣說了一句話,

那一句話我從來都很大方脫口而出的,今天卻第一次說得那麽膽悸,就是:「祥

…嫂…早…安!」



祥嫂見了我,也回了我一句:「早安!小忠。」



我說:「祥嫂…今天我該做什麽呢?」



祥:「我昨天教你的,你都記得嗎?」



我:「我記得!祥嫂。」



祥嫂紅著臉說:「今天本來應該是另一個人教妳的,但公司卻叫了我來。」



我:「那…今天祥嫂妳會教我什麽呢?」



祥:「該教你的昨天已經教過你了,今天是要考你的記性和你用力手法。你

的成績好,公司會立即介紹好的顧客給你;如果成績不好,公司就會拖慢,也不

會將好的顧客交到你手里,你要認真啊!」



我:「是的!祥嫂,我會記住。那考我的導師呢?」



祥嫂羞著回答:「我就是你今天的導師。」



我:「那是說,我今天要替妳按摩了嗎?」



祥:「是的!你要將我當成是你的顧客,過程中我不會給你作任何指示,明

白嗎?」



我:「祥嫂,我明白了!」



祥:「那開始吧!」



# 3



(5)



這一刻,我不斷地提醒自已:我正在考試,我不能有任何出錯,只要這一關

我能熬得過去,往後的日子已經不是難題了!



我壯著膽走過去祥嫂身邊:「祥嫂,讓我來待候妳寬衣。」



祥嫂也擺了個高姿態應了聲:「嗯!」



我提起手慢慢地解開祥嫂身上的鈕扣,當我解到第二粒鈕扣時,已能見到祥

嫂那白白的乳峰,第三粒已見到乳球…終於脫了祥嫂的上衣!接下來,我要脫已

面對了八年的恩人,還是我母親好朋友的裙子,我的手有點抖了,不知道是害羞

還是害怕。



我走到祥嫂後面蹲下來,松了裙子的扣,把拉煉輕輕的拉下,裙子也跟著掉

落,展露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渾圓的大臀,上面穿著一條在家里浴室中見慣了的熟

悉內褲,可是它今天卻成爲我最大的敵人!我心道:「小忠啊!小忠,想不到你

今天的敵人,會是一條又小又薄的蕾絲內褲啊!」



我走到她面前,以最溫柔的語氣說:「祥嫂,請上床,讓我爲妳背部松解疲

勞。」



祥嫂上了床,背朝天的趴著,我用按摩油在她脖子上慢慢的按著,而我雙眼

卻不停地望著乳罩的扣子,我心想:祥嫂剛巧是穿了後面扣的乳罩,要是穿了前

扣,又會多了一重考驗!



我說:「祥嫂,可否讓我爲妳松了乳罩的扣子?免得被油弄濕了。」



祥嫂也只應了一聲:「嗯……」



我把手伸向乳罩的扣子,輕輕的一松,乳罩立即彈開兩旁,讓我看到祥嫂兩

側雪白的乳球!我體內壓抑著的欲火開始不停地高漲,我放棄視線上的誘惑,只

尃心爲祥嫂按摩背部,可是我的手指卻碰到側邊柔軟的乳球,又再一次挺起

了!



人生最大的考驗終於來了,是要我面對真正的敵人!我不能辜負祥嫂昨天所

教的一切。



我說:「祥嫂,可否讓我脫下妳的內褲?免得被油弄濕。」



祥嫂也只應了一聲:「嗯……」



我想起祥嫂昨天教過,要把手上的油擦乾淨,不然把內褲弄油了,客人事後

穿上會不舒服,我擦乾淨了手,小心地脫下祥嫂的內褲。脫下內褲後,我見到祥

嫂雪白的臀部,從股溝沿下望去,還可見到毛發的蹤影,我的天啊!



我雙手按在祥嫂雪白的臀部上,接著把手指轉向她大腿內側,用陰力輕按,

漸漸地再用姆指揉著肛門,其馀的手指則在陰戶旁用指尖輕輕掃動。祥嫂開始把

臀部慢慢舉高,我的手指也輕易地沿下摸到了陰唇,而另一只手正向乳房側旁尋

找乳頭。這時我隱隱聽到祥嫂發出微弱的呻吟聲,我真高興終於可以完成了第一

步!



此時此刻是我最刺激的事,也是我未來成功的第一步,因此我要用定力去克

服體內的欲火,萬一我忍不住泄了,又怎會得到賞賜呢?我強吸了一口氣,定一

定神,在祥嫂耳邊輕輕說:「祥嫂,可否轉個身?該到前面了。」



祥嫂用很羞的眼神望著地面,臉上滿是緊張的情緒,慢慢將身體轉過來了!



見到祥嫂全身赤裸的一面,我雙手開始發汗,當我的手即將摸向祥嫂的時候,

我見她已閉上眼睛,或許她比我更加緊張吧!



祥嫂那兩個乳房又大又白,我忍不住把手從乳房的側邊開始慢慢地揉,逐漸

把手移向乳頭的位置,終於掌心碰到那兩粒乳頭了,我再用掌心輕輕地摩挲著乳

尖,感覺祥嫂乳尖開始發硬了,再用手指夾在中間慢慢磨擦。



祥嫂開始把頭左右擺動,我雙手向著陰戶的方向,慢慢地沿著小肚丶腰,輕

輕用手指一步一步地逼近祥嫂的陰戶,她擺動著臀部,讓陰戶迎向我的手指…碰

上了!祥嫂的陰毛已布滿淫水,我小心地把食指和中指分別在陰唇兩旁輕輕的按

著,讓陰戶稍微張開,然後用姆指有意無意之間去觸碰那小小的陰蒂。



祥嫂已放下矜持,喉嚨發出陣陣「嗯…嗯…啊……」的聲音,雙手似摸非摸

的按在乳房之間。我另一只手從祥嫂的肛門輕輕撫向陰戶,卻停留在陰戶的洞外。



(6)



祥嫂開始難捺心中的欲火,雙腿不停地張張合合,把洞口推向我的中指,企

圖把它吞下!我用另一只手把自已的褲子給脫了,只穿著內褲站在床邊,挺

起把內褲撐得高高的,我把靠在祥嫂的臉上,祥嫂雙目直望著我的下體,而

我的手指仍然在祥嫂的陰唇上遊動。



我小聲問祥嫂:「祥嫂,我可以把手指推進里面嗎?讓妳松解松解神經。」



祥嫂立即用枕頭遮住臉,不停地點頭。我把中指移向洞口,祥嫂立即用下體

一頂,將我的中指吞進她陰道內,肉洞里淫水多且又濕滑,祥嫂這一送,差點把

我的精子也送了出去,幸好我早有準備忍住了!



我的嘴親上祥嫂那挺起的乳頭,用舌頭輕輕地舔著,中指不停地在肉洞里亂

撩,祥嫂香汗淋漓,不停喘著氣地喊:「啊…嗯…小忠…你已經…合格了!我…



…」



我忍著羞,把臉向著祥嫂問:「祥嫂,我真的合格了嗎?」手指卻不停在她

陰蒂上挑逗著。祥嫂被我弄得一時不知該如何應付,突然用手按著我的手不讓我

動之外,還把兩腿夾緊。



這一夾,不但沒令我的手指離開她陰戶,反而變成用陰唇裹住了我的手指,

我順勢將指頭在陰蒂上不停地上上下下磨擦著。祥嫂按著我的手開始變得軟弱無

力,還微微發著抖,陰道里不斷湧出淫水,把我的手也濡濕了。



一陣抽搐急喘過後,祥嫂媚眼半閉,含羞地說:「你果然很有天份!我相信

你沒入錯行。按摩力度不錯,服務態度很好!記住,千萬別讓客人感到難爲情,

有很多時候可以不必問,直接用身體語言即可,這一處你尚有缺點。留意!」



我的手依然在祥嫂身上遊動,我見她好像不願下床似的,便決定要狠心地把

祥嫂弄到手爲止,這對我將來的信心很重要,絕不能讓她逃得過我胯下之物!我

將手指慢慢伸進祥嫂的穴內,不停在里面打著圈,淫水也長流不息。



我說:「謝謝祥嫂妳的指點,我會記著,不過剛才我差點忍不住要泄了!」



祥嫂:「啊!爲什麽會忍…不住呢?我又沒碰你!啊…嗯…哎……」



我說:「我單是摸妳的身體已經欲火難捺了,當手指插進去時,我已經忍不

住還偷偷把褲子脫了,不信妳摸摸看…是不是挺起了?我可沒騙妳!」



我拉下內褲,把挺起的粗大擺在她臉前,而祥嫂卻只怔怔的望著,尚在

想摸與不摸之間。我突然把祥嫂的手放在我上,祥嫂:「哇!真的好燙…好

粗…小忠啊…嗯……」馬上緊緊握住不放了。



我見祥嫂摸上瘾後,就說:「祥嫂,妳別摸了,我快要射精了!」祥嫂馬上

在我陰囊和肛門中間的會陰上一按,的緊張情緒馬上緩慢下來。我心想:祥

嫂這招真管用!



祥嫂說:「這一下你不可以常做,往後對身體不好。」



我假裝說:「祥嫂,妳知道我難受,爲何又不讓我泄出來?如果不這樣按,

那要用什麽方法才好呢?」我邊說邊去吸吮祥嫂的乳頭,要讓她再一次興奮。



祥嫂:「除了這個方法外,還有其它的…啊…你別吸了嘛!好酸啊!」



我說:「好啦!我不吸了。到底還有什麽方法嘛?妳教教我啊!祥嫂,剛才

舒服嗎?」



祥嫂:「我今天當然舒服啦!還…還…不說了,羞!」



我說:「祥嫂,還什麽了?妳說啊!」



祥嫂:「好了,我說…我還出了…一次…呢!」



我說:「那就好了,最重要是妳覺得舒服就行,我就會開心了!」



祥嫂:「小忠真會說話,我真的給你哄倒了。小忠啊!忍精還有好幾種方法

的。」



我說:「祥嫂,妳就教教我吧!好嗎?」



祥嫂:「好,我教。你腳板底離地,只用腳指尖觸地,然後舌頭向上頂住門

牙,張開眼做一個深呼吸,然後閉上眼把剛呼進的氣慢慢放出來。腳板慢慢放下

地面時,龜頭上的氣血也會緩下,那來到門口的精液給輸精管一縮就扣住了!」



我試了一下,果然心理上的緊張馬上松弛,龜頭上的熱氣也真慢慢緩和了下

來。



我追著問祥嫂:「祥嫂,那還有其它的呢?」



祥嫂紅著臉說:「那是在抽插時用的,可以把女人弄得欲仙欲死。」



我說:「這最重要了,妳教我吧!求求妳!」



# 4



(7)



祥嫂:「小忠,這不好吧!要我怎樣去面對你母親啊?如果我教你,那你就

要和我做愛,插進我里面去,難爲情嘛!啊…你做什麽…啊…那里不可以親的…



會要了我的命…啊…我…哎…嗯……」



我見祥嫂多般猶豫,決定來個快刀斬亂麻,我把嘴湊上祥嫂的陰戶,伸出舌

頭舔她的陰蒂,把嘴唇吻在那粒小豆上,雖然是有一股什麽味道似的,但我不抗

拒,吻了之後,把舌頭伸進陰道內,雖然不能舔到底,卻足以把祥嫂弄得雙手握

拳,身體和下體已經不停地亂擺。



祥嫂抵受不了,喊道:「小忠,你把內褲脫了跨上來,對著我的口!」



我馬上便把內褲脫了,把送上祥嫂的口,兩人形成69法國式。



祥嫂用手指在我陰囊上輕輕掃了兩下,然後握著我摸著龜頭,愛不釋手

地把玩。



祥嫂:「小忠,你留意我的動作了,學啊!」跟著祥嫂把我的陽具湊近了嘴

巴,用舌尖在龜頭上以最輕的力度在上面輕掃而過,接著再把舌頭變得好像靈蛇

般的靈活,左翻右覆地舔,還不停利用舌的尖丶旁丶面丶底丶頂去舔丶掃丶拖丶

圈丶吸,真的令我大開眼界!



我馬上照樣用舌尖輕碰陰蒂,舌旁刮陰唇,舌面舔整個陰戶,舌底擦陰毛,

頂著陰道舔周圍的淫水,再用舌撐開兩邊陰唇,由陰戶掃拂到肛門,來往幾次後

又圍著陰蒂繞圈,將陰蒂吸入口啜吮,細心玩弄著祥嫂的整個陰戶。



祥嫂:「啊…小忠…你…學得…真快啊!我來…了…啊…受不了…別吸…我

投降了!啊……」跟著便雙腿一蹬,機靈靈地連打了幾個哆嗦。



過了好一會,祥嫂才回過神來,兩眼瞪著我說:「小忠,你真行,我給你弄

丟了兩次!我…哎……」



我打蛇隨棍上的說:「是妳教得好啊!那個妳也教我吧!」



祥嫂紅著臉說:「如要我教你那個的話,你便要插進來了,你好意思插我下

面嗎?」



我不知怎樣回答,便說:「我想學嘛!要不然我怎能提早上岸呢?」



祥嫂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好吧!我也想你能早日回頭上岸做個正當人。



那我就和你做愛,教你插,不過不可以給你母親知道,這是我倆的秘密,知

道嗎?」



我答:「我知道了,妳放心吧!我賺到錢上了岸後,一定會好好地孝順妳們

兩位。」



祥嫂:「小忠你這樣就乖了。哇!你那兒確實又大又粗,我真有點怕……」



我好奇地問:「祥嫂,妳沒試過嗎?」



祥嫂:「我怎會試過呢?我已經好久沒有被人插過了,我是一個教人的按摩

老師罷了!哪會隨便和人做愛呢?」



我想起昨晚家里的安全套,肯定不是祥嫂用的了,那難道是母親用的?那母

親是和誰做呢?我還以爲是祥嫂昨天被我弄到受不了,找個男人回家弄。



祥嫂羞紅著臉把腳張開說:「小忠,來吧!你要慢慢進,我怕會痛…大久沒

……」說完仍不放心地抓著我的在她洞邊磨了好一會,待沾滿了淫水後才慢

慢地塞進去,邊弄邊說:「真粗…又大!啊……」



我的龜頭進去後,好像進入了一條暖管似的,又熱又緊,濕濕滑滑的舒服極

了,我用腰輕輕的一挺,便頂進了大半支。



祥嫂:「小忠,進完了沒有?啊…真大啊!嗯……」



我說:「進了一半…要推嗎?」



祥嫂:「什麽?才進了一半?哇…真長!輕力推吧…啊…舒服…嗯嗯……」



我輕輕往外抽,再慢慢推進去,過了片刻後,終於將整支陰莖插進去了,把

祥嫂的陰道塞得滿滿的,我開始做抽插的動作,祥嫂則不停地呻吟著。



祥嫂:「小忠,你用九淺一深的步驟插…啊…對了…可以再進點…想不到我

竟然容納得下…哎喲!好…拖出要慢,插入要快…對了…我喊你快,你就改成四

淺一深…啊…對了…啊…我就…快…快來了…你和我一起泄吧…啊……」



我忙說:「祥嫂,我可以射在里面嗎?妳不怕?」



祥嫂:「你動啊…別停著講…啊…我就…快了…你射吧…我安全期…快插…



不要停…四淺一深…要狂插…快啊…我…就快…啊…來了…我不要…啊…你

停啊…動…快動啊…我…呀…又來了一次…我要死了…今天來了…三次…昨天…

來兩次…啊……」



我聽了精神一振,問道:「什麽?祥嫂妳昨天來兩次了?」



祥嫂知道說錯話了,臉上一紅,說:「昨天我見了你的大後,晚上睡不

著,於是……」



我說:「於是怎樣?」



祥嫂:「於是啊…我回家用手…弄丟了兩次…羞嘛…別再問了!」



我想:用手弄也不需要安全套吧!那到底是誰用去的呢?



祥嫂和我兩人休息了一會後都各自穿回衣服,祥嫂叫我別再提起今天的事,

她還說:「小忠,你在這行不能長久做,去夜校進修吧!將來會用得著。」



我聽了後覺得也有道理,於是說:「我一定聽妳的話,那讀會計吧!」



幾天後,我果然報了名上課。教我們的是方老師,她有點像李嘉欣的樣子,

一副清秀的臉孔,皮膚潔白無瑕,以我的經驗看,一定是尚未開苞的處女!



(8)



第一天上課的時候,我全神貫注地望著方老師,而不是在課本上。我被方老

師那一副清秀的臉孔迷住了,最誘人的還是她那驕人的乳峰,它在不停地向我示

威,彷佛叫我上前抓一把似的!偶爾我與方老師的眼神相觸,她總是害羞地逃避

開去,難道她是害怕見到我俊俏的臉孔?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當了按摩師有半年了。



這一天放學途中,路上剛巧遇上了方老師,我見方老師雙眼紅腫,臉上還有

幾滴淚水,莫非是被人欺負了?



我上前關心地問:「方老師,妳發生了什麽事嗎?」



方老師見了我,馬上低著頭說:「沒事!」



方老師的眼睛哭到紅腫,絕不會是一件小事!過去我在女人身上混飯吃的時

候,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我也不曾因爲她們而有激動過的情緒,可是今天方老師

卻令我從體內引發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激動和關心。



我把雙手搭在方老師的肩膀上,不停地問:「方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妳告訴我吧!或許我能幫到妳呢?」



方老師不停地搖頭,開始很激動,臉上的淚水流得更多,還加上了哭聲。方

老師的哭泣令我更爲緊張,我突然大著膽子將她雙手一抱,擁入我懷中,方老師

也順著我的擁抱把頭倚靠在我胸膛上痛哭,淚水不停地滴在我衣衾上。



我撫摸著方老師的秀發安慰她,嗅到從她身上傳來陣陣女人的體香,我不禁

爲這體香而陶醉。方老師那雙乳峰貼在我胸膛上,帶給我無比的刺激和緊張:刺

激的是方老師那柔綿又堅挺的乳房,不停在我胸膛上蕩漾著;緊張的是我下體受

不起內心欲火的焚燒,不斷地挺起!



我怕方老師會發覺我的醜態,便邀她到附近餐廳一坐。我不敢相信這一刻,

我竟然可以摟著心愛的方老師漫步到餐廳;但我相信這一刻,爲了幫方老師解決

問題,就算要我付出生命,我也願意!



我們來到了一間餐廳,揀了個比較寂靜的角落坐下,在充滿羅曼蒂克的燈光

下,方老師臉上帶來了一種憂愁的美,加上眼角上的幾滴淚水,就像一朵剛盛開

的小花,需要護花者在身旁保護似的。



我問方老師:「方老師,妳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方老師:「小忠…我…嗚…我有家歸不得!嗚……」



我奇怪的問:「方老師,此話怎講呢?」



方老師:「父親把那狐狸精帶了回家,我反對之下,結果被父親趕了出來!



嗚…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父親啊!女兒都不要,要狐狸精!嗚……」



我想:那不過是小事嘛,又何必哭到如此傷心呢?我問她:「那妳打算怎樣

呢?」



老師:「我也不知道,更不知以後怎樣。很怕……」



我說:「老師,要不然我陪妳回家拿些衣服,今晚到酒店過一晚,明天再作

打算好嗎?我會幫老師妳的,妳不用怕。」



老師猶豫了一下,說:「那…唉!不過我的錢也全給父親拿去了,怎辨好呢?」



我說:「老師,這點妳不用擔心,我這里有。」



老師:「那…好吧!謝謝你!遲下我會把錢還給你的。小忠,幸好在這時候

遇上你,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做。」



我說:「老師,妳別傷心了,吃點東西吧!別餓壞了身體。」



老師開始放松了情緒說:「是啊!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真有點餓!」



我們離開餐廳後,我說有個朋友在酒店上班,他可以給我們一些優惠,方老

師也同意了。一路上老師和我保持著身體距離,我也不敢碰她。



我和方老師登記了房間後,陪她一同上去,我邊走邊想:今晚會不會有什麽

豔遇呢?即使是情場老手的我,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迎面來了一對少夫老妻,男的是英俊潇灑,女的卻又老又醜!



老師低聲向我說:「那不是上期雜志登的名男妓嗎?」



我說:「老師,我很少看這類雜志,所以不知道。」其實我自己就干這行,

又哪會不知道呢!



老師自言自語的說:「我最瞧不起這類男人,看了就討厭!」



我嚇了一跳!不會吧?妳剛才也是用這類男人的錢租房啊!慘了!我心目中

的女神沒了,剛剛心里還盤算著怎樣去追老師,萬一給她知道我也是做這一行,

那希望豈不是泡湯了?阿彌陀佛!主啊!



# 5



(9)



進入房間後,環境還不錯,最令我喜歡的是那張床!老師一進房後便坐在床

上,看在我眼里是多麽性感的一面啊!



老師:「小忠,我想回家拿些日用品,你陪我去好嗎?」



我說:「好啊!」於是我倆便乘的士回老師的家,等老師拿了行李後,我再

陪她回來酒店。



第二天,我剛好收到通知,公司說有個客人要找我,於是我向老師說,我會

晚點再約她一起去租屋子,然後便趕忙去酒店開工了。



我依約來到酒店大堂,上到了指定的房間,便敲了門進去。我見到房內有個

女人在床上躺著,走上前一看,我嚇呆了!原來此人正是我的母親!



母親帶著一種很不友善的語氣對我說:「小忠,你來了啊!」



我坐到沙發上,不知怎麽好。做?她可是我母親啊!但我又不能回去,否則

公司會給我麻煩,除非是客人不合眼緣才另當別論。我只能向母親說:「妳怎麽

來了?妳怎會知道我做這一行的呢?」我想是被祥嫂出賣了。



母親把我的一本日記簿丟在地上,我這時候才知道錯怪了祥嫂!哎呀!我真

笨,竟然沒想到會給母親發現!我無話可說了,等著受刑吧!



母親開始用溫和的語氣說:「小忠,爲何你會做這一行呢?爲什麽你要變得

那麽壞?難道你真的想把我氣死嗎?咳咳……」母親越說越氣,咳了起來。



我便把從小的辛酸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母親,我說我不想寄人籬下,便想找

點快錢,讓母親過得好點。



母親眼睛開始紅了,慢慢流出了眼淚說:「小忠,都是媽沒用,害了你!」



我說:「媽媽,我不苦,妳也沒害到我!告訴妳吧!其實祥嫂也是做這一行

賺錢來幫我們的,妳知道嗎?」



母親:「我早知道,只是不敢講出來而已。我們母子倆可欠她不少,日後你

也要好好待她。知道嗎?」



我說:「我會的!媽媽,妳來這里也花了不少錢啊!爲何不等我回家才問我

呢?」



母親:「我怕你不承認,於是大膽上來,免得被你躲避。」



我說:「媽媽,妳也用心良苦啊!」



母親撿起地上的日記簿還給我說:「媽媽也不該偷看你的私隱,對不起!」



我說:「我又怎會怪妳呢!」



母親:「小忠,你做了多久了?」



我說:「還不到一年。」



母親:「那你接觸過幾個女人了?」



我說:「我沒數過。哈哈!」



母親:「小忠可見識過不少呢!想不到你已經長這麽大了,我可就老了!」



我說:「媽媽,妳哪會老呢?」



母親:「那妳的客人中應該是我最老了!不過你工作的時候可要用套啊!」



我說:「我當然會用套,妳放心!妳也不算最老了,有的比妳還老呢!」



母親:「小忠,你受苦了,想不到要你這般年紀去服待…唉!對不起!」



我說:「媽媽,妳別這樣該說了,我會難過!」



母親突然紅著臉說:「小忠,我想我們既然租了這一間酒店,倒不如我們就

在此住上一晚,免得浪費了。你說好嗎?」



我說:「媽媽,這里只有一張大床,兩人同睡我看不大方便,要不妳自已住

吧!好嗎?」



母親:「我好久沒住過這樣豪華的酒店了,我很想在此睡一晚,可是我一個

人住又怕!」



我說:「那好吧!不過我要回去公司交待,不然他們會算過夜錢,那可就慘

了!」



母親:「那我今天不是賺到了嗎?我也要回家拿些日用品過來,不過你可別

太晚上來,要不然我會怕的!」



我說:「那好吧!我一會盡早上來陪妳。我走了,再見!」



接著我馬上去赴老師的約,我心想:今天竟然遇到母親來嫖我…唉!



我和老師一路上看過了不少房子,可是她一直都不滿意,大的她怕付不起房

租,小的又嫌小。



我說:「老師,要不然我們選一間大點的,妳把一間房租給我,不就可以減

輕妳的負擔了嗎?好不好?」



老師猶豫了一下K同意了,不過老師說我不可以帶女孩子回來,除非是母親

就可以,當然她也和我一樣。



我和老師最後總算選到了一個地方,便租了下來,當然這次的錢也是我先墊

出。



我覺得有希望追到老師了,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嘛!我今天好像很有運氣似

的,我竟然可以和老師住在一起,以後又不用對母親隱瞞我的職業了,難道真的

是人常說的時來運轉嗎?



(10)



我回到酒店後,母親把家里的日用品都拿過來了,我也邀母親到樓下餐廳吃

飯,反正母親一直抱病在床,我也未曾和母親出來吃過飯,便藉此機會和母親共

聚晚餐。



我和母親乘升降機的時候,突然燈光全熄了,我們被困在里面,我馬上按響

求援鈴,希望盡快有人來相助。母親臉上呈現一片恐慌的樣子,驚怕地叫喊著,

我馬上把母親擁在懷里,母親也抱得我緊緊的,我一直安慰著母親:不需要太驚

恐。



十分鍾後,我們倆終於被人救了出來,這時候母親發覺被我擁抱得緊緊的,

我的手還搭在她的胸上,臉上一羞的說:「小忠,我沒事了,可以放開我了。」



我這才發覺我一只手抱著母親,另一只手卻放在母親的胸上,也許是我剛才

安慰母親,輕拍她心房的時候,忘記把手放下來了。



我臉紅的說:「不好意思!媽媽。」



母親低著頭說:「沒關系。」



經過一場虛驚後,酒店爲表歉意,送了一個二人晚餐給我們免費享用,母親

和我也高興的接受了。我們坐下後,酒店還爲我們獻上一瓶紅酒,我們也點了些

東西。這一餐算是滿豐富的,要不是被困而因禍得福,相信要和母親吃頓這麽豐

富的晚餐也甚難,因爲母親是個很節省的女人,這也難怪她,畢竟我們還是寄人

籬下。



正當我們用完餐,準備回房時,又碰見了那位名男妓和那位老女人。



一進房後,母親急著問:「小忠,你的工作也和那個男人一樣嗎?」



我不敢回答,只是點點頭的說:「大致上都一樣。」



母親過來撫摸著我的頭說:「苦了你啊!兒子。」



我說:「只要我能給母親過一點好的生活,就不算苦!」



母親:「小忠真乖!那你做了這麽久,都是服侍和我一樣老女人嗎?」



我說:「我做了這麽久,都是些老女人,她們要是有媽媽這般美就好了!」



母親:「那你一直都是陪伴這些過半百的女人了?」



我說:「是啊!哪有像媽媽這般年輕的?有就好了!」話剛出口,我馬上知

道自己說錯話了。



母親紅著臉問:「那你需要跟她們做愛嗎?」



我說:「我不跟她們做愛,又哪會有錢呢?」



母親:「那你跟她們做愛感覺得怎樣?」



我說:「我…我不知怎講,總之…哎!受苦!」我也不禁爲自已流淚。



母親再一次撫摸著我的頭說:「兒啊!那你未曾真正享受和女人做愛了?」



我說:「那是當然啦!我又沒女朋友,而且我要保留體力,哪敢去嫖呢!」



母親:「要你這般年紀就過著過如此生活,都怪媽沒用!」



我說:「媽媽,妳別這樣說嘛!我會哭的!」



母親:「那你心目中,想和怎樣的客人做愛才會開心呢?」



我說:「要是有像媽媽這樣的客人,我就很高興了,不過也很難遇上。如果

有像媽媽這般的姿色,都給前輩們搶去了,我們剛入行,總是給他們欺負的,那

些舊客又不斷再找我,所以我根本接不到年輕的!」



母親:「什麽?客人也會再找你?她們不是貪新鮮的嗎?」



我說:「她們只圖快活,哪個服侍佳丶工夫又好的,以後便會再找他了。」



母親:「那是說小忠的工夫也不差了,有客人回頭再找你!」



我說:「我想早一點賺到錢,工作不敢馬虎,所以客人都會滿意。」



母親:「可是那也得有本錢啊!」



我說:「媽媽,妳說什麽本錢啊?」



母親:「是你那里啊!」她指一指我下體。



我羞著說:「媽媽,我想我有吧!」



母親的臉突然紅了,說:「真的?那麽可以給我看看你的本錢嗎?我不大相

信!」



我說:「媽媽,我沒騙妳,不過又怎好意思拿出來給妳看呢?」



母親:「你小的時候我都看慣了!你又怕什麽呢?」



「那好吧!」我慢慢把褲子的拉煉拉下,將軟軟的掏了出來。



母親低頭一看:「小忠,我看不是你說的那麽有本錢啊!」



我說:「還沒挺起嘛!」



母親:「那要怎樣才會挺起?快挺起給媽媽瞧瞧!」



我說:「媽媽,我心里正在羞著,又沒什麽外來刺激,怎會挺嘛?」



母親:「這也是…如果這樣呢?」母親開始把上衣的鈕扣一粒一粒地解開,

解到第三粒的時候,我已看到那白色的乳罩和雪白的乳峰,下體一熱,開始

慢慢地挺了起來母親:「哇!真粗…果真是有本錢啊!」



我馬上把收回褲內,不好意思說:「媽媽妳看到了,我沒騙妳吧?」



母親:「是啊!小忠沒騙我,想不到小忠真的長大了!」



我說:「媽媽,妳還不快把衣穿上?免得著涼了。」



母親不好意思地把鈕扣扣上,匆匆說道:「我先去洗澡了。」就走進浴室里

去,但她只把門掩上而沒鎖上,奇怪!



# 6



(11)